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不会错的会员单双中特: 第684章 不甘心啊

作者:沉默似鐵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即使是在自己辦公室,黃調度長還是壓低了嗓音,說道:“別的我是沒看見,坦克車我是看見了!”

    姜新禹不動聲色的說道:“黃調度長,你別是把裝甲車看成了坦克車吧?”

    “那錯不了,二十節平板車廂,一節車廂趴著一輛坦克,都用苫布蓋著,外表啥也看不出來?!被頻鞫瘸っ擠繕璧乃檔?。

    見這位“周秘書”平易近人,黃調度長也打算套套近乎,沒準兒將來處好了,自己的官運也能因此高升一步。

    姜新禹心里暗暗吃驚,二十節平板車廂,那就是二十輛坦克,其他悶罐式車廂裝的是什么,還不得而知!

    “黃調度長,你這屬于泄露軍情啊,要是傳了出去,我看你這個調度長也不用干了……”姜新禹嚇慌黃調度長。

    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,徹底把黃調度長才從升官的美夢中驚醒,他哭喪著臉說道:“這、我……我也是一時糊涂,您要是不問,我也想不起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姜新禹站起身,嚴肅的說道:“行了,這事兒怪我,就當我啥也沒問,你啥也沒說?;頻鞫瘸?,我提醒你一句,千萬別對別人提起今天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?!被頻鞫瘸に閃絲諂?,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哦,對了,車站明天幾點鐘恢復正常?”姜新禹朝門口走了幾步,回身說道。

    “軍列出站一個小時之后,立刻恢復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幾點?”

    “早上六點?!?br />
    “哦,好!打擾了,再見!”

    “我送送您……”

    出了調度長室,一個中年男子大步流星的迎面走過來,黃調度長趕忙打著招呼,說道:“站長,那位許團長走了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——車站站長嘆了口氣,說道:“總算是走了,太難伺候!一句話不對,張嘴就罵人……”

    注意到的一旁姜新禹,站長閉了嘴,說道:“老黃,我正要找你,商量一下明天早上的事?!?br />
    黃調度長說道:“我送一個客人,馬上就回來?!?br />
    “黃調度長,公務要緊,留步!”說完這句話,姜新禹大步流星朝樓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目送著姜新禹的背影,站長說道:“老黃,他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哦,市政廳的周秘書?!?br />
    “市政廳的?他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周秘書要去北平出差,發現取消了車次,特意上樓興師問罪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取消車次,是警備司令部的命令,跟咱們有什么關系?他要是有種,就去找陳長官算賬去!”

    “周秘書人還不錯,問了一下,車站什么時候恢復正常,沒說啥過分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樓梯間無人經過,姜新禹把牙套從嘴里拿出來,連同著眼鏡一并塞進公事包里。

    恢復了本來樣子,他這才下樓,邁步來到童潼近前。

    童潼早就等的不耐煩,說道:“可算回來了!怎么去了這么久?”

    “肚子有些不舒服?!苯掠矸笱蘢潘檔?。

    “我們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兩人出了車站,那輛威利斯吉普車剛剛開走,車后座坐著一名身材高大的上校軍官,副駕駛座位還有一名年輕的少尉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車上,姜新禹在心里盤算著,想要知道軍列上有多少武器,以及這批武器的用途,看起來只能寄消于陶建明了。

    “新禹,看,我給榕榕買了兩本書?!蓖故咀攀擲锏牧獎凈?。

    姜新禹啞然失笑,說道:“她那么小,還沒到識字的年齡,怎么也要四歲才行?!?br />
    “是看圖識字,又不是書,周歲就能用上了°都不知道,這幾天,我到處找這種書,想不到在東站買到了,總算沒白來一趟!”童潼欣慰的說道。

    姜新禹一邊開著車,一邊說道:“童潼,等你將來嫁了人,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定是個貼心的母親?!?br />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嫁人,這樣也挺好?!蓖潔熳潘檔?。

    姜新禹笑道:“不嫁人,你打算當一輩子老姑娘?”

    童潼白了他一眼,佯嗔道:“關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童潼,其實,你現在的心情,我非常理解!”

    “理解啥,說呀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甘心!”

    童潼低頭擺弄著手里的畫冊,嘴巴噘的老高,說道:“我就是不甘心,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新禹在心里嘆了口氣,說道:“等有一天,你遇到了真正喜歡的人,你回過頭再看,會覺得自己今天所說的、所想的,特別傻,特別可笑?!?br />
    “會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?!?br />
    童潼沉吟不語,扭臉望著車窗外,過了好一會,幽幽的說道:“你說的沒錯,我就是不甘心??!”

    見她一副若有所悟的樣子,姜新禹趁熱打鐵,繼續說道:“天涯何處無芳草,你這又是何必。比我好的人,這世上比比皆是,你只是恰巧不認識他們,就是所謂的緣分未到……”

    童潼忽然嘻嘻一笑,打斷了姜新禹聲情并茂的勸解,說道:“別美了,搞的我好像非你不嫁一樣,其實,現在橋我心的人,不完全是你!”

    姜新禹愕然,試探著問道:“這么說,你有喜歡的對象了?”

    童潼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童潼,我真為你高興!如果你信得過我,等有機會了,我跟他見上一面,替你把把關!”說這番話時,姜新禹并沒有自己說的那么高興,似乎還有一點失落情緒在里面。

    這種奇怪的感覺,把姜新禹嚇到了,難道自己真的喜歡童潼?

    不不不,那種喜歡更多的是親情,我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!

    姜新禹在心里對自己說道。

    童潼強忍著笑意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見面就不必了,因為,你們早就認識?!?br />
    “早就認識?”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“是汪家二公子?”

    “他?拜托你,多用用腦子好不好?還總說我不帶腦子,自己張口就來!”

    “汪二公子確實不可能……那會是誰呢?”

    “笨,當然是姜榕榕??!”童潼忍不住大笑起來,笑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    兩人認識這么久,童潼很少能弧姜新禹,這次終于成功了一次,自然是開心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冷靜下來,童潼的信口開河,姜新禹一早就識破了,但是,此刻他的心亂了,判斷能力在瞬間降低!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香港单双中特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二人麻将规则图解 足球分析推荐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mg游戏平台官网网址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如何买六肖稳赚 天津时时合买平台 重庆老时时彩 二十一点单机游戏 网赌AG作假截图 二人斗地主规则 扑克21点手机版官方下载 欢乐二人雀神有挂吗 幸运飞艇全天前二直选计划 吉利分分彩计划软件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