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精准单双中特王: 第九百一十六章 教人事的宮女

作者:簾霜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父皇,兒臣真的冤枉,兒臣沒有收買人心,那個季管事哪來的錢財,兒臣真的不知道,如果父皇不相信,盡管去找這個季管事過來,兒臣愿意跟他當面對質!”楚琉霸┑?,這話說的也極是硬氣?

    皇上狐疑的看了看兩個兒子,一個也是有事實證據的,周王府的管事就是人證,但這個人證是周王府的人,就使得這個人證的效用打了很大的折扣。

    至于這個姓季的永-康伯府的來往,楚琉周倒是拿住了物證,兩次銀錢來往都是用了銀票的,雖然時間離的很遠,但因為數目大,當時錢莊的管事特意留了一個心眼。

    說是存錢的是醺墓蓯?,但取錢的卻是永-康伯府的人?

    這么大筆的銀票收向,原本也不應當這么明顯,但因為錢莊的帳房是個過目不忘的精明人,特意的多看了幾眼,這以后又看到過這兩個人,才想起這兩個人份屬不同的世家,一個是醺?,一個是永-康伯府的,而且聽說醺陀潰擋⒚揮欣賜?。

    這也是楚琉周查來的消息,他既然這么說,又有人證和物證那就是有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往永-康伯府送銀錢?”皇上厲聲道,兒子們之間的勾心斗角他又豈會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兒臣真的冤,兒臣真的什么也不知道!”楚琉制窕岢腥?,這個時候更是咬緊牙關,死不認帳?

    雖然楚琉周查到這個季管事,讓他很意外,但這一點他還是不怕的,稍有個風吹草動,這個季管事必然會沒命出來指證他。

    “去把人帶來!”皇上吩咐侍衛道。

    侍衛應命退下,沒多久卻送來一個消息,去找這個季管事的時候,這個姓季的管事居然吊死在他的屋內。

    “父皇,兒臣真的冤枉,如果不是二弟提起,兒臣甚至想不起這么一個人,更不會給這么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大筆的銀錢,也不會讓他出去和別的官吏結交,請父皇相信兒臣!”楚琉饋?

    這話里的意思,已經不是他被冤枉的意思了,更有指責楚琉周故意陷害他,否則怎么會他也不知道的事情,楚琉周會這么清楚。

    楚琉周大怒,“父皇,分明是大哥的意思,現在證據確鑿,還請父皇明斷!”

    “說是季管事惹的事情,可現在季管事都死了,二弟,你又何必這么緊緊的咬定我,我實在不知道哪里惹得二弟不高興了!”楚琉襠嗔?,痛心疾首的樣子?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居然還強辯!”

    “二弟,我怎么會是強辯,你的人證,一個是你府上的下人,另一個雖然是我府上的,但卻死了,一個死人開不了口,你想怎么說就怎么說,我相信父皇一定會明查秋毫的,一定不會冤枉我的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可真是好算計,把季管事弄死了,就死無對證了嗎?”

    “二弟,我真的什么也沒做,你這么說我,真的好嗎?”……

    兩個人來來往往,便在御書

    房打起了嘴仗,一個明言是楚琉寄輩還?,暗中結交臣子,并且還有錢財往來,另一個暗示楚琉周才是幕后黑手,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推動的,他分明是最無辜的?

    皇上越聽越氣,拿起手邊的筆狠狠的往兩個人身上砸去。

    筆雖然不重,但筆上面的黑汁濺了他們兩個一臉一身,原本俊秀的臉立時間劃上了幾道黑乎乎的道道。

    但兩個人都顧不得擦,一個個跪倒在地,再不敢胡亂的亂動。

    “永-康伯,說說你的錢財是哪來的?為什么給你錢財,既送你錢財必然是有用處的?”皇上不理會兩個兒子,目光落到了永-康伯的身上。

    對于兩個兒子的話,他一時間辯不清楚,但是這狄如鋒永是牽扯在內的,手重重的在書桌上一拍,“你們永-康伯府就這么缺錢?不但從小姑子、媳婦手里找錢,還從皇子府上拿錢,到底意欲何為?”

    狄如峰怎么也想不到,這事居然又繞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這事情太過意外,根本不是昨天他暗入醺塘康氖慮?,和醺募竟蓯陸喲サ牡娜肥撬氖慮?,拿的也的確是跛較呂鋝固那?,這部分錢財的額度還真不小?

    偷眼去看楚琉?,卻見他低著頭,仿佛沒看到自己似的,心里又急又燥?

    “狄如鋒,莫不是你還得看著醪拍芩禱??”皇上聲音中的陰冷加深了幾分?

    “永-康伯有話你就跟父皇說,你實話實說就是,本王行的正,坐得直,還真不怕父皇來查!”楚琉噬饋?

    狄如峰也被逼的沒了法子,額頭上冒出了黃豆大的汗,咬咬牙,眼睛閉了一閉,再開口道:“皇上,醺募竟蓯碌娜犯宋家恍┮?!?

    “讓你干何事?”皇上面沉似水。

    “也沒說要讓臣干何事,只是說跣郎臀?,聽聞為臣府上銀兩周轉不靈,特意送了一些銀錢過來,為臣那時候的確有些周轉不靈,又……又醯釹亂裁惶崾裁詞?,為臣就收下了這些銀兩!”

    狄如峰一臉苦澀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跚鬃愿闥檔??”皇上繼續逼問道?

    “為臣怎么可能見到醯釹?,是……是這個季管事說的,銀錢也是他給的,他說他是醺墓蓯?,為臣也特意的看著他進的醺?,后來也問過醺娜?,都說是醺墓蓯?!?

    狄如峰低頭道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這么說,季管事的事情被查證是真的,他不這么說這性命也別想鮑了,眼下也只能險中求命,以期表示自己的無辜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是醺墓蓯?,就敢收下別人送過來的錢?”皇上冷笑道?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皇上,為臣也沒辦法,既然趺蝗夢甲鍪裁?,為臣就當蹩閃嫉睦Ь?,為臣的兒子不爭氣,平日里花天酒地不說,而且外面還有一些債務,季管事送過來銀錢的時候,正是為臣最缺的時候,否

    則就是為臣府里的丑聞了!”

    狄如峰掩面痛哭起來。

    “兒臣就一個妹妹,向來也疼這個妹妹,如果不是到了那么困難的境地,又豈會吞沒了妹妹的嫁妝,實在是為臣沒用,為臣沒用??!”狄如峰越說越激動,用力的錘著自己的胸口,一副后悔莫及的樣子。

    兒子不爭氣,把家敗光的事情不在少數,永-康伯世子不是一個長進的人,皇上也早就知道,聲色犬馬,就是一個沒什么大用的紈绔子弟,實在不是什么好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牽扯到楚琉統鷸?,皇上也難斷真假,眸色不明的看著哭的泣不成聲的狄如峰?

    “父皇,兒臣真的沒用送銀錢給永-康伯,兒臣自己府里也不是很有錢,母妃雖然私下里給兒臣一些銀錢,但也不足以讓兒臣送出大筆的錢,父皇若是不信,可以查一下兒臣府里的帳,看看兒臣有多少銀錢!”

    楚琉執笊暮捌鷦├?,他的那筆送出去的錢,當然不是明面醺納?,自然另有生財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他話里牽扯到的德妃娘娘,自然也讓人想到了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德妃娘娘雖然是四妃之一,現在又是皇后娘娘之下的后宮第一人,但總是在皇后娘娘之下,受皇后娘娘的限制,若說給自己兒子東西,當然不可能比皇后娘娘更多,也不會比皇后娘娘給起來更方便。

    從這方面論起來,這季管事背后之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楚琉周了,必竟楚琉周有皇后娘娘支持,必然比楚琉星?

    “楚琉?,你別自己出了事情就推到我的身上來!”楚琉周大怒,瞪大眼睛恨聲道,新仇舊恨一時間全沖了上來,包括之前兩個人之間的明正暗爭,以及上次興國侯府的大打出手?

    那一次,他們雖然事后覺得蹊蹺,但卻也覺得解恨,至少兩個人結結實實的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“二弟,這里是御書房,你不可以放肆!”相比起楚琉周的沖動,楚琉廖攘誦磯?,這時候還有心思提醒楚琉周?

    “父皇,楚琉親右靶?,分明是在暗中和朝臣們勾搭,卻偏偏找出這些理由來胡說八道,至少那個季管事,既然是他的人,而且還跟兒臣的人打探兒臣的消息過,必然是他的心腹!”楚琉周壓了壓火氣,轉向皇上道?

    “父皇,兒臣覺得這事肯定有人要害兒臣,請父皇幫兒臣伸冤!”楚琉蠶蚧噬系饋?

    兩個兒子,你一言我一語的,誰也不肯禮讓,皇上額頭上的火叉頭青筋狠狠的跳了起來:“來人,把他們帶到殿外去跪著,什么時候想清楚了,什么時候進來回話!”

    有太監過來拉他們,兩個人不得不站起來,互相狠狠的對望了一眼之后,一起往外走,待走到御書房外面,一左一右跪下來。

    “永-康伯,你若不說實話,大哥二哥不知道會如何,但你的下場是肯定的!”書房內,楚琉宸開口,眸色溫和的落在狄如峰的身上上,笑容清雅……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香港单双中特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